<tt id="s6fkf"><noscript id="s6fkf"></noscript></tt>

        1. <rt id="s6fkf"></rt>

          放棄40萬年薪讀博到坐上CEO “獨腿博士”有個智能假肢夢

          2022/05/16

          【編者按】40余年來,一批批年輕人懷揣著創業夢想,滿懷激情踏上深圳這片熱土拼搏。在無數“前浪”“后浪”創業者中,不乏有殘疾人的影子。讀特客戶端·深圳新聞網聯合深圳市殘疾人聯合會,推出《不平凡的平凡》欄目,用小切口和小角度,去發現并挖掘殘疾創業者不為人知的故事,展現他們敢闖敢試、不怕失敗、逆風飛翔的精神,讓更多人了解并看到一群不平凡的平凡人。


          部分視頻素材由孫小軍提供。

          讀特客戶端?深圳新聞網2022年5月15日訊(林玟珊 魏丹 楊哲 張越洋 孫鈺勝)9歲那年,一度是運動狂熱者的他因得了骨髓瘤永遠失去了一條腿,他以為自己很難再自由奔跑。

          多年后,他努力學習,拄著雙拐杖四處求學,從農村考入大學,再逆襲到東京大學讀博士,畢業后來到深圳創業,給自己和有相同命運的人造條“腿”。他說他想“讓每一個截肢者都能輕松自如地行走”,他就是深圳健行仿生技術有限公司創始人兼CEO、“獨腿博士”孫小軍。

          孫小軍和高中班主任合照。

          孫小軍的博士畢業照。

          9歲截肢 拄著拐杖從農村考入1000公里外的大學

          失去一條腿,在貧困的農村里,要靠什么與貧困命運抗爭?

          “獨腿博士”孫小軍給出的答案是:知識。

          見到孫小軍的那天,孫小軍穿著深藍色上衣,帶著黑框眼鏡,他敏捷地推著椅子招呼記者坐下,“雙腿”自如。很難想象,這么敏捷的孫小軍曾意外失去過一條腿。

          9歲那年,孫小軍因打籃球扭傷腳踝,而后檢查出骨髓瘤。醫生說,“骨髓瘤患者建議截肢,不截肢的話可能會危及生命。”考慮到嚴重性,孫小軍只能截肢。因為家庭收入不高,支付不起昂貴的假肢費用,孫小軍選擇了雙拐杖生活。

          孫小軍家在貴州農村,在農村得做農活才能養活自己,失去一條腿的孫小軍長大后肯定是做不了農活了。父母擔心孫小軍長大后沒有出路,便鼓勵他好好讀書,通過讀書謀求新出路,改變自己的命運。

          此后,不愛學習的孫小軍開始發奮圖強,拼命學習,終于在2006年考上了華中科技大學。報到那天,失去右腿的孫小軍獨自一人背著簡單的雙肩包,帶著700元,拄著雙拐杖坐了20多小時火車,跨越1000多公里去學校,當時還引發了當地各大媒體的關注報道。

          大學期間,孫小軍利用助學貸款和獎學金順利完成學業。到了大四,他獲得了去日本東北大學交流學習的機會,并且每個月有8萬日元的獎學金,這基本上足夠他在日本生活、學習花銷。

          到日本讀書的第二年,孫小軍安裝上假肢,結束了15年雙拐杖的生活。“穿上假肢,第一次能像其他人一樣獨立行走,我感覺我身心得到了解放,獲到了更多的自由。”

          辭40萬年薪工作 “我想去讀博給自己造條腿”

          2012年碩士畢業后,孫小軍入職索尼公司做工程師。雖然穿上假肢比拄著拐杖方便很多,但是假肢還是給經常出差的孫小軍帶來了麻煩。比如下樓梯時,正常人的膝蓋可以彎曲,但他卻不能,他只能一只腿先下臺階,然后再把假肢從上一級臺階移到下一級臺階,機械地重復這個過程,對身體負擔比較大。

          “穿傳統假肢會遇到很多問題,一年摔幾次是常有的事,我是一名工程師,就想著去讀博給自己造條更智能更便宜的假肢,同時幫助更多人更好地行走。”孫小軍表示,當時的假肢費用價格在30萬元左右不等,堪比一輛中高端轎車,普通人難以負擔。

          “我一直有個研發智能假肢的夢,很多人一生都很難找到自己想做的事,我找到了,就應該全力以赴地做好。”孫小軍堅定地說道。2015年10月,孫小軍辭去40萬元年薪的工作,毅然去了日本攻讀博士,繼續深造“智能機械信息學”,開始沖刺研發智能假肢的夢想。

          即使有一腔熱血,但回學校后進展卻并非如孫小軍所愿。孫小軍表示到學校后,才發現自己所在的專業主要是研究“人形機器人”,教授和實驗室其他人都沒做過智能假肢的研發,他是第一個做智能假肢研究的。

          “剛開始半年,其實挺郁悶的,只能靠自己瞎摸索。”孫小軍表示他只能每天閱讀大量論文,學習其他國家高校相關研究經驗。“摸索積累半年后突然來了靈感。”孫小軍跟教授溝通一番,便開始畫圖設計、打樣,經過反復地修改,5個月后,孫小軍終于做出了自己的第一代智能假肢樣機。

          “這么快就把想法落地,研制出智能假肢樣機。”孫小軍的老師很驚訝。

          2016年,孫小軍在某社交平臺發布他們的實驗室日常,“和教授探討了5個小時,不知不覺到深夜2點。”其實,這也是孫小軍讀博期間的學習日常。

          研究出第一代智能假肢樣機后,孫小軍又根據現存的問題繼續改進,每升級一代,就要至少花半年的時間。就這樣,讀博期間,孫小軍將自己的智能假肢樣機改進到了第4代,他也憑著研發的假肢獲得了美國SXSW大獎,在業界小有名氣。

          來深創業 想讓每一個需要者都能輕松自如地行走

          2018年博士畢業后,考慮到自己只做了一個樣機,沒什么意義,孫小軍決定將半成品升級,做出一個真正有用的產品。于是,他決定創業。

          創業初期,孫小軍沒有經費也沒有團隊,他只能獨自拿著樣機和資料到處跑,去拉投資,但是卻四處碰壁。“當時很受挫,但是一想到自己一直以來的努力和初心,咬咬牙也就堅持下來了。”萬事開頭難,在經歷過十多次的拒絕和質疑后,孫小軍終于拿到了一筆600多萬元的啟動資金,而后在深圳及日本同步創辦了公司。

          談到為什么會選擇來深圳創業,孫小軍表示緣分來自2017年深圳舉辦的第一屆中國深圳創新創業國際大賽。當時1210名參賽者報名參賽,經過層層比賽,最終全球15項目在深圳角逐總決賽,孫小軍的“提高下肢殘疾人移動能力的智能假肢”項目榮獲三等獎。

          當時來深圳時也是這個季節,孫小軍望向窗外說道,“陽光和煦,綠樹掩映,一片春意盎然的景象。”結緣后,孫小軍發現深圳創新創業環境很好,不僅高新技術產業亮眼,周邊制造業配套也齊全,留學生創業還能申請創業補貼和資助,因此決定來深圳創業。

          “我想讓每一個截肢者都能輕松自如地行走,幫助更多殘疾人站起來,更好地去融入社會,去生活。”秉承著這樣的初心,孫小軍帶領團隊從無到有:2019年,孫小軍在香港創業大賽上獲得總冠軍;2020年,孫小軍和他的團隊問鼎2020年度紅點之星獎;2021年10月15日,孫小軍公司首發了第十代BionicM(健行仿生)智能電動假肢機器人。

          “如果說傳統的被動式假肢是馬車,那么智能動力假肢可以理解為能自動駕駛的新能源車。”據孫小軍介紹,第十代BionicM(健行仿生)智能電動假肢機器人,假肢內置了角度傳感器、六軸力傳感器、膝關節軸位、微處理器以及藍牙,運用了內置相比第九代智能假肢機器人更加安全穩定。電動假肢采用了運動能回收技術、肌肉仿生技術、仿生核心算法、技能學習技術等,使得使用者跑步、上臺階等伸縮運動更加便捷,并且智能假肢機器人可以學習使用者的行走習慣,從而達到“人機合一”。

          據介紹,第十代BionicM(健行仿生)智能電動假肢機器人價格比國外同類產品便宜十到二十多萬元。“雖然我們的產品比國際上的同類產品便宜,但這還遠遠不夠。”孫小軍表示,他們的智能電動假肢機器人屬于小規模生產,仍處于手工生產階段,制造成本高,需要進一步融資并通過擴大規模來降低生產成本,從而使價格進一步降低,以更好地滿足傷殘人士需求。

          目前,孫小軍正在進行第三次融資,這次融資比第一次、第二次融資難度更大,但是他表示,經歷了這么多困難,現在心態已經放平了,他還是充滿希望。“從絕望中尋找希望,人生終將輝煌。”孫小軍很喜歡這句話。

         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。

          返回列表
          亚娱平台